走在上面必须全神贯注还有如果有任何野兽出现

“恩 ,加油啊!逮住一只今晚就有烤羊排吃了!”我忍不住说出一句中文,抹掉额头上的汗水,冲后面的人挥挥手,让他们加快速度。
 
    “呜,呜,烤排,羊,羊!”跟在我后面的大嘴把嘴一咧,流着哈喇子呢哝出声。「这家伙竟然能猜中我所说的食物,真是个吃货天才。」
 
    在接近傍晚的时候,我们终于上了这处高地,不过这里早就没了山羊的影子。这里到处都是岩石,并伴长着一些低矮又稀疏的针叶林,温度一下子降了很多,幸好现在还有阳光的照射,
 
不过也使我十分担心夜里的温度。
 
    我向上看去,这里的高度不过是第一个火山锥的半山腰处,离开最近的一个高地也很远,并且前面还有许多犹如切削般奇形怪状的山脉支梁。而从这里向东眺望而去,能看到我们所处的
 
高原,面向北边是一片林海,南面也是丛林,不过到了西南面的丛林地势逐渐下降,可惜再往深处,我的视线就被遮挡住了。
 
    我不知道,那里是个什么地方,可能是个盆地,也可能是个湖泊,或者说那里是海平面……,诸多猜想使我的好奇心被彻底地调动起来了,迫切地想要了解自己身处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
 
地方,所以我决心要继续向上一探究竟。
 
    谢谢大家支持!今晚起最后一周新书榜!晚上12点的时候会再更新,到时希望大家再帮忙顶一下!
 
 第三十九章 山林巨猿
 
    我过去居住过的地方,有许多岛,有的能容纳几十万人口,而有的只有几百平方米。它们密布在海面上,之间相隔10几或则几十海里,或者只消花15分钟就能游过去。
 
    在某一天傍晚,我偷偷地向一个小岛游过去,背着夕阳走进海水里,直到苦涩的海水覆盖了全身,然后,迎着浪潮游在水中,直到触到小岛上的泥土和沙石,柔和的月光照在晒在身上,
 
一切都是那样安谧,仿佛这个世界上,只有我一个人。
 
    整个岛上长满了茂密的树木,也只有树,自没有其他别的东西,也更不会有野兽什么的。我就这么独自坐在地上,透过树叶的缝隙看月亮;凉风吹过,传来树枝摇曳声,偶尔也有鸟儿的低
 
鸣;站起身来,我能远远地眺望到其他岛上的航灯,除此之外,便只有黑糊糊的海水和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。
 
    那也是我第一次真正体味到这个世界的孤寂,仿佛一切都被隔离开、撕裂开,谁也无法理解彼此。这使我有了个更为奇怪的想法,是否,这个世界是因自己而存在的呢?自己看不到的地
 
方,其实都是不动的。而当自己走出这里,整个世界就开始运转来。
 
    「难道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世界存在?那些电视,新闻可能是编造的?编造那些有意思的东西,可能只为了吸引自己前往?」那时,我的脑子里闪过很多这样疑问的短句。「那么人与人之
 
间,人与这个世界之间是怎样连接着的呢?」
 
    而此时这些未解的疑问,再一次纠集在一起,在我的脑海中反复运转起来,让连身处史前的我都感到抑郁和烦恼,无法摆脱。
 
    当天,我们没有找到好的猎物,却在岩石中找到了安身的地方,并且收集一些干枯的树枝,凑成了很好的燃料。
 
    吃了馒头和响芹菜后,我开始思索、回忆今天所见的地形、地貌的轮廓,然后拿出口袋里的石头翻看。
 
    夕阳已经慢慢落下,天边的云朵的色彩也由浅变深,最后变得灰暗,然后夜幕降临了,这里的夜色宁静而美丽,周围是黑漆漆的,但整个天空都闪耀着星星的光辉,云朵如同从粉碎机里
 
出来的那样,成条型丝状,月儿在其中穿花绕步;它们在我眼里,共同组成了无垠的天际。
 
    我已经习惯睡在露天了,过去我也睡过,和家里人怄气,跑出去逃夜,睡在公园里的长条子的板凳上,那时候我伤心欲绝,觉得自己是窦娥。这时,我突然又有点想吗哪,这姑娘是个好
 
姑娘,好姑娘总是让人辗转反侧……
 
    第二天,一大早我们就向着下一个目标进发,但未曾想到的是接下去的路程竟然难如登天。地面变得凹凸不平,山梁上到处黏附着岩石的碎块,斜坡边上留有一些熔岩石的痕迹,那些沟
 
壑深浅不一,让人触目惊心。
 
    山梁的两边是很深的峡谷,甚至连太阳的光线也射不进去,不过那里树木茂密,静谧无声。最另人生厌的是,一路上还有一些硫质喷气孔,不但发出极度刺鼻的味道,而且将我们的道路
 
截断了,使得我们只能绕道而行。
 
    我们异常艰苦地前行,比之任何一个登山队伍的物资都要匮乏,也没有任何可以保障生命安全的医疗用品,这让我很担心接下去的路,但我们还在坚持,因为西南方向凹陷的神秘地带就
 
快要显现出来了。
 
    走了大约有足足4个小时,我已经汗流浃背,气喘嘘嘘,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和黏附在上面的尘土,而我的同伴们也耗费大量的体力,因为他们身上比我还多出了许多物品。
 
    我每抬一次头,都是耀目的阳光直射,每迈动一次步子都感觉酸痛和体力的流失,几乎要支持不住虚脱了,仅靠着最后一点力气咬牙挺着,因为这里不是什么歇息的地方。山路虽然不是
 
很陡峭,但是土质松软,走在上面必须全神贯注;还有如果有任何野兽出现,依照现在的地形,我们连站稳都有些困难,根本无法展开有效地自我防卫。
 
   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,我起头来,这上面的如似乎没了道路。「我刚才还看到,这边有一个平台的呀。」
 
    我再向着身后西南面眺望而去。这次,我看到那里地平线上的水蓝色起伏不定,那似乎是——海浪。如果那边真是海水的话,这证明西南面应该是这个大陆的海湾,我激动起来。与此同
 
时,跑在前面的能子叫唤起来,接着从山崖边上绕了过去,我全身突然又来了力气,加快速度跟在它后面,也攀绕了上去。
 
    攀上了这个高地后,我才发现这里应该就是我在下面所看到的平台。这里是一个巨大的空旷地带,就如同山崖上被炸开了巨大的缺口,形成了一个大约5~6百平米的空地,四周围一圈稀疏
 
地生长着一些树木和高大的草本植物,上方的岩石上布满了绿色的苔藓,然后,离我们较远的一边,赫然在目的是四头超级大猩猩。
 
    它们太巨大了,10几年前,我可能会把它们认作是塞亚人,但我现在知道,这东西是巨猿。我从电视里看到过介绍,巨猿的特征和现代猿猴几乎是一样的,周身都是长毛,并且躬着身体
 
 
    这些巨猿看到我们以后,就扭过头来,用那对深凹进去的眼睛注视了我们,似乎是在警示着我们,直到为首的那只雄性慢慢悠悠晃了晃脑袋,接着自顾自掰下树枝塞进嘴里。
 
    这个大家伙似乎并没有敌视我们,或者它认为我们根本威胁不到它们,不用放在眼里。相比之下,两个小家伙就很可爱,它们两个看到我们以后就很好奇,发出“呜呜”的叫声,要不是
 
母亲阻拦,早就跑过来看我们了。
 
    我们也一点不敢轻举妄动,一个一个爬上来后,坐在原地休息,要知道这会大家已经累得几乎筋疲力尽,战斗力大大折扣。不过就算是有战斗力,也无法跟这几个巨猿抗衡,它们身体庞
 
大,而且力大无比,如果冲过来,能玩似的把我们卷成一团,然后扔到山下面去。
 
    幸运的是,它们并没有这样做,可能是没有把我们当作威胁,当然我们也不会去冒犯它们。于是,我吩咐饭桶把食物拿出来,给大家吃;就这样,我们和巨猿一家在这里共进食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