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本没办法看到更远的地方再加上周围都是竹林

  除掉了这个心腹大患后,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跳进了这美丽的大湖里,自打成为部落首领的这些天来,压力于我来说有些太大了,急需要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。
 
    虽然我有吗哪,有能子,还有我所有的原始同伴们,但就某种意义来说,我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孤独的,就这一点来看,没有人能理解我,也没有人能帮助我,所以我必须要自我救赎,自
 
我调节,自我派遣。
 
    在我过去生活的那个世界里,每个能游上泳的地方,都人满为患,只看到一大群人脱得光光的,浸泡在水里不得动弹,就好象漂浮着的水饺。可这里大不一样,广阔的水域,随便怎么折
 
腾。
 
    我在水里游来荡去,看的几个原始人一楞一楞,他们都特别怕深水,看到我玩闹却不敢下水,特别是大力,这家伙见了深水跟见了瘟神似的,我心说:「以后得好好教教他们」
 
    我一头扎进了美丽的亚特兰蒂斯湖,潜入了水下。穿透水面的帷幕,我仿佛进入了一片新的天地,这个世界是如此宁静,水流如风般在我身上掠过,阳光穿透水面,折射成千丝万缕。往
 
下看去,水底一片碧绿的水草,象是平坦广阔的草原,其中点缀着灰色岩石,水草轻柔地随波摆动,岩石上爬着外壳嶙峋的石螺。
 
    我的身边环游着各种各样美丽的鱼儿。手边有一种银色的小鱼,它的身体犹如柳叶一般大小,伸手想触摸它们,“簌”地一下就闪开了。而大鱼察觉我靠近,就象飞弹一样从身边划过,
 
只给了一个悠忽的身影。
 
    有一种足球大小的藻类静静地待在水底,细小叶片随着水流轻轻浮动。我心想:「这东西也许是能吃的!」长期实用熏烤类食物的我,看到绿色植物不免有些激动,我向它游了过去。
 
    这里是湖岸边,所以水深不过10~12米的样子;不过再往湖的中央则越来越深,直至一团深邃。因为我直接下潜,所以很快就潜到了湖底,并且抓到了那种球藻,它比我看到的要大,竟然
 
有篮球这么大小。而它的边上则是岩石,而那些螃蟹和虾子就躲在这些岩石的缝隙间,我拔下了一大棵,然后向上游去,浮出水面,心想:「要是有套潜水器材就好!」
 
    之后的一天,我们终于烧制出来第一件陶器,是一口大黑锅,那是真黑,很难想象,比铁锅还黑,不过总算没漏。不过我还是很高兴,捧起来来,象是捧起了欧洲冠军杯。我的原始同伴
 
们虽然不明白,但还是跟着我“吼吼”欢呼。他们对我的崇拜无与伦比,学会了拿我的快乐当做自己最大的快乐,拿我的悲伤当做自己最大的悲伤。
 
    在那之后我才想到,要在陶土里面加点白石灰,那样做出来的锅就没这么黑了,不过就算是这样,我还是让这口锅子的功效发挥的淋漓尽致,我给我的原始同伴门做了一大锅子蘑菇汤,
 
鲜得他们脚指头都要抽筋。于是,到了晚上大嘴就要跟我提议,说是要抱着它睡觉,好保护这口锅子……
 
    后来的几天里,我们又开始烧制各种用来储存食物的大的盛器,并且这次在黏土里面掺入了一些白石灰,因此得到了一种比较白的陶器,所以说我们共同努力下,制陶工作获得了巨大的
 
成功。
 
    当这些事都完成后,我们就积攒到了日常生活中够用的各种陶器和一些砖头,而下一步,我的打算是去寻找所需要的矿产,从而打造出金属出来。
 
    金属这东西坚硬,可以砸碎野兽的脑壳,也可以开垦土地,还可以用来对付木材;总之,金属是个好东西,对原始的人们来说可以用来击打任何看着不顺眼的东西。
 
    我把4男4女,共8个人留在亚特兰蒂斯湖,交由其中的大鼻和大手掌负责,自己带着其他的人回柏拉图山洞。亚特兰蒂斯湖的物资富饶,不要说8个人,就算是我们整个部落的人都能养活
 
,而且是生产陶器和砖坯的最好基地,所以我是决不肯放弃这里的。
 
    虽然留下的人对我和其他同伴的离去感到不安和恋恋不舍,但我还是拍拍大鼻的肩膀,鼓励他好好干。
 
    大鼻是个好同志,自从我让他杀死斜眼以后,他就找到了自我,并且不断进步,他拥有成为我左膀右臂的潜力。事实上我觉得我的原始同伴们都很有潜力,每一个人都是人才,而我所要
 
做的就是开发他们的潜力。
 
    我们这一次从亚特兰蒂斯湖回山洞,可以算是一次巨大的丰收。为此,我还特意让人砍了四根大小长短相仿的树木,把它们扎在一起,制成了一个井字型的木头架子。井字的中央用各种
 
藤条封起来,那样就可以把3筐鱼,2筐砖头、1筐菱角、半筐蘑菇、3筐球藻,另外还一种我在湖边发现的表面具有粗糙小颗粒的,可以用来磨制工具的石头,统统都放在上面,然后由8个人从
 
4个角,抬起来走,象个大轿子。当然陶器必须由专门的人背在身上,不然就会变成陶瓦。
 
    这个井字型的轿子很管用,不光是能装很多东西,而且倘若以后没有用了,便在上面铺上大树叶,那就是一张席梦思床,或者把它架起来,那直接就成了个四四方方帐篷,所以说,在史
 
前生活必须学会举一反三,而我就具有这个本领。
 
    在这个未开化的地方生活,需要做的事有很多。首要做的事就是制造出工具来,而要制作工具必不缺少的是矿产。至于矿产在那里,我当然知道。记得有次下完雨,天空放晴,我在柏拉
 
图山洞的后山上,望到远处的山上,有无数铜绿如雪花般点缀在土石上,在我看来那无疑是一个铜矿。不过那个时候,我还不是领导人,不能提议说什么,咱们别打猎吃饭,而去寻找什么特
 
别坚硬的石头;要那样女王就会把我的屁股抽开花。
 
    青铜器是个好东西,具有非常好的延展性,非常易于加工,而且熔点低。这点对我来说非常关键,铜的熔点是1083度,比铁要低了大约500度,如果象我这种情况跑去炼铁,就算把整座山
 
上的土头都扔进炉子里,也烧化不了它,但如果炼铜情况就好得多了,如果那铜矿里面再含有点锡,那么熔点还会下降。
 
    青铜器那个东西我一直存有深刻印象,那个东西我们国家的老祖宗把它的日常生活和艺术价值,都发挥的淋漓尽致,做出来的大鼎誉满全球;在商朝还可以玩一项挺残酷的皮肤耐热游戏
 
——炮烙。
 
 第三十六章 原始国宝
 
    所以我决定制作青铜器,去寻找铜矿。为此我调动了人员,组成了一个6人的寻矿小分队。组长是我,副组长是大耳,组员是大嘴、饭桶和长胳肢窝毛。
 
    长胳肢窝毛顾名思义是一个胳肢窝毛非常长的家伙,他的腋毛从腋下冲破而出,就象胳肢里栽种了杂草,所以后来我就把他叫做长胳肢窝毛。
 
    而饭桶则是个饭量特别大的原始人,这个家伙特别喜欢吃,饭量大的惊人,一顿能吃两始马腿。并且在部落里面力气排第二,就说跟他扳手腕的,除了大力,其他人都要靠边站。
 
    作为一个领导来讲,当一个人有所爱好的时候,必须对其有所尊重,哪怕有这么点反常,有那么点另类,就是培养人才的方法。说不定他能参加原始的大胃王比赛,为我们的部落争得荣
 
誉。不过,在此之前,饭桶的主要工作还是一些体力活,他能负载许多东西,在部落里没有牲口的情况下,他勇挑重担,所以我都不减他的伙食。
 
    这里我需要特别介绍一下大嘴,他的脑子虽然不如大头和大耳聪明,但他却是个爱搞怪的原始人,有点象个滑稽演员,这点我很欣赏,我小时候一直有个梦想,就是长大了做个相声演员
 
,大嘴就有这方面天赋,所以我选了他做我的警卫员。
 
    当然,重要成员还少不了我可爱的能子,小家伙饭量见长的同时身体也在变大,已经有能轻易地捕捉一些小型的动物。我丝毫不怀疑,它将是我日后最好的帮手。
 
    不过这次,我没有带上吗哪,经管她老大不情愿,但我还是说服了他,作为一个原始的年青女性,很难抵挡我这样一个现代男人的花言巧语。其实我也不愿意和她分开,但更不想让她冒
 
险。
 
    出发前,我重新分配了人员,柏拉图山洞由大头和大脚共同负责,大力则负责日常的警卫工作。依我看,这里现有的食物应该够他们吃上3~4天的了;如果没了,就可以去亚特兰蒂斯湖,
 
从大鼻那里得到食物。
 
    另外,我也去看了山洞边上栽种下的树苗,它已经长出20公分高了,但让我失望的是,这东西似乎不是面包树,而是落地大菠萝。也就说,我们的食物问题,还是没有得到解决。
 
    在来到这个世界的第68天,我们出发前往寻找矿产。我决定的路线是,进入了柏拉图山洞边上的树林进入,然后沿着山上流下来的溪水向上攀登,向我们所在高原的西部前进。
 
    能子跑在我前面,接着是我,后面依次是我、大耳、大嘴、饭桶和长胳肢窝毛。虽然他们的卖相不怎么样,却都是原始人中的精英,关键一点,他们都是我能依靠的忠实同伴。
 
    对于柏拉图山洞上的这个树林,我已经很熟悉了,树林里有一些龄长类动物,肥嘟嘟的松鸡和小型的啮齿类动物,也会有隼一类的猛禽,不过这里从没有发现过其他什么大的野兽。
 
    40分钟以后,我们进入到我从未到过的地方,山路也变得陡峭,同时我也已经落到了队伍第3位,大嘴和大耳走在我的前面开道,在这树林里穿梭,我到现在还是不能很适应。为了这次搜
 
索行动,出发前我还制作了一种鞋子。鞋底是一种树的树皮,一面柔软,另则一面坚硬;软的一面向脚心,然后再用草绳绑在脚上,谈不上舒服,却比光着脚好多了。当然,原始人都不需要
 
这种东西,他们的脚皮统长老茧,而且厚实坚硬。
 
    不过,队伍里跑的最为轻快还是能子,它那种特殊的脚垫,再加上四肢着地,使它能在任何地方稳步如飞,还不时回过头来等我们。
 
    我过去生活的那个地方是沿海城市,没有什么山,最高的也就99米,连100米都不到,要拉直了让刘翔跨个几下就没了。可这里不一样,山很高,也很陡,还没有阶梯,我穿着草鞋子又搁
 
得我脚生痛。
 
    这时候我就想起我妈,想起小时我妈给我买的回力跑鞋,我已经好久没见我妈了,但我记得很多她给我发来的短消息,其中有一条是这样的。
 
    「伟渐:我昨天晚上梦到我儿子的脚了,那时候它还小,没走过很多路,但现在长大了,也走的很远了……」这真是让人有些伤感。
 
    这时,我突然察觉到周围的已经变了,自己忽然之间走在了青葱翠绿间,与此同时周围的一切变得静谧,几缕稀少的阳光投落到地上,我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,这分明是——一片竹林!
 
    竹子这东西我挺熟悉,是我的亲密战友,过去我在工地上干的时候用它搭过脚手架。当然它的其他用处也很多,把竹子辟开削成的竹,可以编制篮子、篓子;把竹子泡上并且捣烂成浆,
 
可以用来做宣纸;按竹竿的粗细,可以把它们制成拐棍、输水管道;还有把竹子齐节的一头劈下来,就成了坚实耐用的杯子,当然还是很好的建筑材料,轻便,还防虫蛀。
 
    周围都是纤细的竹子,遮天闭日,我们必须不时躬着身子猫腰通过,这是一片原始竹林,更本没有道路可言,我们只能沿着溪水向上。
 
    突然间,我看到竹林的深处有几棵竹子在颤抖,并且在那后面有个笨重的黑影在晃动,那黑白相间的臃懒的身体,我想到这是……
 
    “熊猫,是熊猫!”我惊呼起来,随之我的同伴们也停下了步子,向我看的那边望去。不过他们的眼神和我的完全不同,我是惊喜,而他们则是要淌口水的样子;仔细想也对,在那个世
 
界是国宝,而在这里什么也不是,实在饿急了,熊猫就是食物。
 
    那只憨态可拘的动物听到了这里的声响,扭过头来望了我们一眼,然后飞快地爬进了竹林深处。
    我们发现了竹子和国宝后,又一路前进,由于是向上的坡路,再加上周围都是竹林,所以根本没办法看到更远的地方。
 
 第三十七章 黄金的矿
 
    大约20分钟以后,我们走出了这片竹林。而一出了竹林,就象是到了一个新的世界,远处的山势就立即在我们眼前展露出来了。
 
    那是两个巨大的火山锥,支撑它的是时起时伏的山梁支脉,而这些山梁看起来就象牢牢抓住地面的野兽的爪子;并且在那上面能看见非常深的长条斑纹,那应该是熔岩流下来的痕迹。在
 
那些山脉之间形成很深的峡谷,峡谷内树木茂密,到了上面则稀疏。第二个火山锥略微倾斜着靠在第一个火山锥边上,它的锥顶是圆形的,那个地方满是泥地,寸草不生,表层有暗红色的岩
 
石。
 
    「那是一座火山啊!」我心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