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头土脸的非常沮丧的样子俘虏一般都是这个样

 
    我要说的这里的做护士的原始女人,她们必须有点温柔,不然就很麻烦。就象我以前遇上的一个护士一样,她在给我打针的时候,面部表情很冰冷,象一块瓷砖。这样一来就弄得我很紧
 
张,我一紧张屁股上的肌肉就收缩了,硬得象一块瓷砖,这导致她扎不好针。然后她就很粗暴地打我的屁股,对着它说“放松!放松,松下来!”
 
    但是这完全没有作用,我的屁股照样紧绷着,因为屁股这个东西它没有智商,里面包着是大粪,跟它说这些根本没有用,关键的问题在于我的心理很紧张。但那个冰冷的护士根本不明白
 
,还是不管不顾地拍着屁股跟它喋喋不休。这证明了一件事--不温柔的后果,导致智商都下降了。
 
    如果换在这会就更可怕,这些原始女人没有受过正规的医疗培训,再加上动作粗鲁,搞很不好会把人弄得伤上加伤。本来人家已经一根骨头折了,她又把人家另外一根给弄断了,所以我
 
慢慢地教会了她们轻拿轻放,象个真正的女人那样。
 
    这点吗哪在不干那事的时候就做的很好,是这些原始女人的榜样,她就具备了温柔和善良两个女人的天性,而与之相对的是前女王,她就是个粗鲁而且恶毒的原始妇女。
 
    好在我的这些原始妇女同伴没有跟前女王学,在这些日子里,她们逐渐学会了些许温柔,这对我们后来展开的各项工作不无裨益,当然其中也包括了护士工作。
 
    推荐一本好书
 
 第四十七章 天堂地狱
 
    这些学会了些许温柔的原始女人们在我指导下,很快将这些伤员处理完毕。事实上也都些外伤,多是些固定夹板,清理伤口,涂抹伤药的工作。要真的碰上内伤,我就需要研究一下,不
 
过大多数情况也研究不出所以然来,所以很多时候,也只能听天由命。
 
    处理完伤员后,我让人拿来以前制作好的长绳,把这些俘虏每个人的一只脚的脚踝都拴在上面,连起来窜在一起。这样一来他们如果要逃跑的话,就必须十几个人往同一个方向跑,而且
 
步调要一致,不然就会被拖倒或是绊倒,那样一来逃跑的成功率就大大降低了。
 
    另外这种绳子的纤维极其坚韧,除非用牙齿拼命地啃咬,否则很难弄断,还有一点就是,如果有人能把脚踝放到嘴边,那么他就应该是一个经过培训的杂技演员,或者是瑜珈爱好者,但
 
问题是那个时候还没有人发明瑜珈,也没有人练杂技。
 
    把俘虏们拴在一起后,我派了大耳和饭桶,还有能子监视他们,让他们没有任何可乘之机。其中,饭桶的力气他们刚才已经有人见识过了,所以应该颇有忌讳;而能子的厉害他们中的几
 
个人刚才也亲身体验了。所以我大可以放心了。
 
    接下来,我们就押解着他们去刨坑。我们需要一个大坑,因为总共有11具尸体。当然也可以选择火化,但这样做就需要很多木料,对我来说就极不划算;而且焚烧尸体的气味会臭不可闻
 
,并且弄的漫山遍野到处都是,所以我选择了传统的土葬。
 
    我们没有很好的工具,比如说铁锹什么的,只有一些骨具,挖起土来非常吃力。这个时候我就要想念在工地里用过的铁铲,那会,我有时候会拿它撒气,把它抛飞出去,或者是拿它恶狠
 
狠地杵水泥石头,迸发出四溅的火星。
 
    现在想来铁锹竟然是个这么好的东西,当初真该好好爱惜它,所以我心存愧疚。而心存愧疚的同时我也盘算怎么造出一把铁锹来,当然这事要在我收服了这帮毛人之后。
 
    等俘虏们挖完了坑,我们就把他们赶到一边。让其他伙伴们把所有的尸体都放到里面,这里面包含了我们的人,还有他们的人都搁着了一起,然后掩上土,埋了。
 
    原来以为这么做可能会在我的伙伴中带来一些反感,但是这事并没有发生,看来已经他们对我充满信任,而且忠心耿耿,愿意遵从我的任何指示,这就让我很高兴,而且鼓舞。
 
    但高兴完了,我又开始悲伤,双膝一曲,跪倒地上,向着泥土里的死者参拜。我很伤心,因为那泥土下面有和我共同生活过、战斗过的同伴,想着他们历历在目的憨厚模样,我流出了泪
 
水。
 
    一看我带了头,我们这边所有的人也都跪下来拜祭,他们都很伤心,原始部落里大伙全是兄弟姐妹。接在在重众心理的影响下,那些毛人们也都跪了下来。
 
    所有人的都默默地跪着,哀悼这些死于非命的亡魂,我默默地数着,一直数到180,然后站了起来。最后,我当众表示,死去的人会被记住的,然后就带着所有人回了山洞。
 
    我把这些俘虏带回山洞,拴在角落里,其他人就立刻热闹起来。这是大家伙这些日子来第一次聚集在一起,所以除了负责看守的人,其他人都热情地拥抱起来,不管男女老幼全部都扑到
 
一起,阿大抱着阿二。
 
    我抄着吗哪的小腰,看着这情形,觉得很振奋,然后再瞅,另外一边俘虏们灰头土脸的样子,暗自窃喜。
 
    然后我们就开饭了,我吩咐人拿出所有的好东西来,有原始三大斋菜,还有腌肉,特别是蘑菇汤,弄得整个山洞都香气四溢。
 
    我们把这些好吃的东西拿出来,在这些俘虏的眼前大快朵颐,弄得他们个个谗涎欲滴,脸上都是傻楞楞的表情,因为有许多东西是他们过去从来没见过的,特别是陶土做的锅子,那里面
 
还飘出一阵阵沁人心肺的香味,让他们闻着都醉了。
 
    接下来,我就让所有的伙伴们一起啃响芹菜。30几个人一起吃这东西,发出了巨大的响声,象一曲欢快的奏歌。同时那些俘虏们快要被诱惑折磨得疯掉了,他们个个眼珠子暴突,有几一
 
个不争气的,肚子发出“咕噜、咕噜”地响声。
 
    等我们吃喝得差不多了的时候,我让人把剩下的食物分给俘虏们。那会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双眼布满了血丝,感动的要哭的样子,吃下去也就永生难忘了。
 
    但这还不算完,吃完后,我们开始坐在篝火边上享乐。
 
    《热血篮球之关键先生》楚时月
 
    网
 
 第四十八章 争取入伙
 
    我睁开双眼,看到一张低垂的迷人脸袋,她隐隐含笑看着我,伸出手来抚我的脸庞。
 
    我伸出手去缕了缕她的金发,她温柔地握住我的手,娇羞的样子。
 
    那知道我刚一坐起来,这姑娘就靠过来。「这样太分神了!」于是,我把食指曲起来在她的鼻尖上轻轻刮了一下,然后就把后脑靠在她肩上,做冥想状。
 
    每次我这么做,她就不会有进一步动作了,这是我和吗哪之间默契。
 
    在我看来,接下来制造金属工具的工作应该放在首位了,虽然对此我没什么把握,也从来没干过,但却是进步的唯一方向,靠木头和骨头成不事,还很有可能要做一辈子野人,虽然我并
 
不讨厌做野人。
 
    我想这个就是人的***吧,人类的进步就是通过这个来推动的,没有人能置身事外。不过,想到这里,我又记起一件事,必须先把这些俘虏收归己有。
 
    我走出包房,向着这些俘虏走去。
 
    俘虏们一个个耷拉着脑袋,灰头土脸的非常沮丧的样子。俘虏一般都是这个样子的,小命撰在人家手里的,还敢吆五喝六的就没有几个,一般都是民族英雄,普通人做不到。
 
    这些人的相貌都是我在教科书里看到的样子,深的眼窝,突出的嘴,还有锋利的刨牙。并且浑身布满长毛,下身盖着树叶,无论男女都一个德行,就和我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遇到我
 
现在的伙伴一个样。
 
    他们除了盖树叶,对其他事知道的不多,而盖树叶的事是夏娃告诉他们的,对此上帝大发雷霆。而我又教了他们新的东西,让男人都穿上了皮短裤,妇女则穿上了草裙,现在就成了我的
 
同伴和他们之间最大的区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