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全都一言不发只有前女王她痛哭流涕

   我觉得自己做的都对,而且很无辜,但前女王就要给我加点罪名,用句文化点的词就是,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。所以说,我虽然有无数反驳的理由,但却一言不发。跟原始女系统治者辩
 
驳平等问题,就等同于跟日本人讲爱好和平。
 
    最后,三罪并罚,我被处以极刑,外加我那罪恶的异类女人吗哪;她也被认做是破坏安定团结的帮凶,将和我一同被处死,另外还有我的宠物能子,它也被认做是邪恶的爪牙,也要处死
 
 
    但他们要把能子捆起来的时候,小家伙扭头窜了出去,它逃跑了。前女王立刻露了出笑意,「丫的在嘲笑我!」不过我心里很明白,知道能子去那里了,那将是我最后的希望。
 
    在宣判的同时我的伙伴们群情激奋,发出了强烈吼叫,表示抗议,但在这伙匪徒的土矛下,还是被镇压了。这时,我看到了前女王恶毒的眼神,我心里清楚,她这是对我当初把她赶出山
 
洞的报复。而且是依葫芦画瓢,就象我当初那样,宣罪、定罪、判刑、执行一气呵成。
 
    我被信仰伟大的逼的原始女人宣判了死刑,被一伙陌生的长毛匪徒簇拥着带到山洞外面,和吗哪分别绑在两棵并排的树上。
 
    我扭过头去看吗哪,她也望向我,能看着她明媚的眸子,悲伤的表情,以及想冲到我怀里的渴望。我们相隔大概有3米的距离,想抱在一起是没可能了,连捏她的小手也够不着。我只能跟
 
她说“我爱你!”但这样说她听不懂,原始语里没爱那个词,所以我只能说我“那个什么”你,这样说了又很粗鲁。但我还是要说,在临死之前表达我的爱意,于是我就是说了,“我那个什
 
么你!”吗哪听了满脸通红,样子美极了……
 
    这将是吗哪给我最后的纪念,在短短的几个月里,她已经成了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。虽然她经常听不懂我的话,但总能往好的方面去理解,我想这个就是体谅吧;虽然我们的条件无比艰
 
苦,但她总是不断地用抚慰我,我想这个就叫关怀吧;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,但我们已经漫山遍野地干了那事,那么这个就当作永久的怀念吧……
 
    我非常爱吗哪,所以跟她一起死,今生也没有遗憾了;同时,我很担心阿大和阿二,怕它们会不顾一切冲上来救我,那样的话,它们可能会死得支离破碎。「没有比它们更好的巨猿小弟
 
弟了。」
 
    于是我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,求女王不要杀死它们,女王给我的回复很明确,表示不会杀死它们,会把它们当做奴隶。
 
    听到了这话,如果我当时有一口浓痰的话,就是会鼓足腮膀子吐过去。但我现在还没有,就必须蓄一口,而且是好大一口。
 
    但这口痰最后没用上,因为这个时候,我的原始同伴们出现了,是大力、大头、大鼻、长腿、还有大脚;大力是将军,大头是军师、大鼻是后勤部长,大眼属于伤刚痊愈的侦察连长,而
 
大脚属于娘子军。另外还有能子,小家伙一定是路上碰见他们了。他们一共有14个人,先前在亚特兰蒂斯湖的的4男4女,以及撤退去搬救兵的6个男人。
 
    我被绑在山坡的大树上远远地看见我的原始同伴,他们看到我后,“哇哇”大叫着挥舞着棍子、长矛、以及弓箭向这里冲过来。
 
    于是呼,站在山坡上的陌生的毛人们立刻慌乱起来。他们的2个女王除了屁股大,且为人狠毒外,智商却非常低,碰上这种突发时间,根本无所适从,只能看着自己的队伍阵脚大乱。
 
    她们想不出美人计,不过就是想出来也没有用,因为他们的屁股又黑硬象一只废旧轮胎,整体感觉让人十分呕吐。所以这场战斗还没有打他们就输了一半。不过,显然她们手下的这伙人
 
对女王都很忠诚,他们想要誓死保卫女王。
 
    于是,他们其中的一个男人振臂一呼,引领了10个男人跑到山坡上准备展开迎击,不过,他们手上只有四把弓,而且做工粗糙。
 
    照理说他们虽然输掉了士气,但占据了有利地形,这仗还有得一拼,但问题这4个人射出的箭准头非常的差,差到姥姥家去了;而且没有临场经验,在目标没有到达射程之前,就胡乱放箭
 
,所以第一次放箭全部脱靶。
 
    大力他们表现的非常英勇,根本就没理飞来的箭,继续往前冲,并且喊杀声震天。这时候这些毛人们发动了第二波攻击,射出的4根箭里有二根中的;其中一根击中了一个男人,他中箭后
 
滚下了山坡;另一根箭射中了一个女人的大腿,她咬牙继续向前冲,而这时候,跑的最快的能子离毛人的阵地,已经不足20米距离。
 
    这时候连他们头领在内的7个毛人,可以有个选择,一是把矛都投出去,然后等着挨揍;二是留着土矛和大力他们比试武功,他们选择了后者。
 
    友情推荐两本书
 
    《我不是杨过》
 
    《激情接触》余涵
 
 第四十六章 里应外合
 
    大力见他们没有投出长矛,更加快了速度,举起大棍子发出了最大声的怒吼。这个时候,我能感觉到毛人们已经吓得胆战心惊。但这还没有完,听到大力的怒吼,我们这边的同伴们也大
 
喊大叫起来,其中大嘴喊的最响,他的声音大极了,象一个气喇叭;气喇叭这个东西在我之前的那个世界里,被装在一种土方车上,这种土方车开过来的时候震耳欲聋,开走的时候卷起浓浓
 
的烟雾,那里面都是泥土和沙石。
 
    在大伙的吼声里,我的同伴们形成了暴动,所有的原始女人和老人以及孩子们,在大嘴、大耳以及饭桶的带领下,向身边的几个毛人发动了进攻。当然其中还阿大和阿二,他们两个厉害
 
极了,阿大一拳就把一个毛人抡倒在地,土矛断了,估计骨头也得折;阿二把一个毛人举轻松地举了起来,然后抛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顿时场面乱做了一团,4个守卫立刻就被击溃,另外几个毛人妇女也受到了攻击,而此时他们的女王,扭动着大屁股大叫着“乌拉”,想要逃跑,但被义愤填膺的原始民众团团围住,无路
 
可走。
 
    另外一边,大力他们已经冲上了山坡,与那几个毛人们展开了交战。那几个守卫在那里的毛人们,本来气势就已经被压倒,再看到这里乱成一片,就更无心恋战了。他们的头领才和大力
 
交锋五、六个回合,就被大力一棍击毙。
 
    然后其余人就立即溃不成军了,扔掉武器,向我们这边逃来,这样一来反倒被我们包了饺子。于是,这成了最有效的里应外合,一次最完美的倒戈一击。我的原始同伴们把这些毛人们团
 
团围住,然后嘴里骂骂,咧咧面露狰狞。
 
    这时候,我已经被人从树上解了下来,并在我的原始同伴们大开杀界前阻止了他们。接着我首先把被解救下来的吗哪拥在了怀里。这姑娘哭了,因为死里逃生,也因为再一次和我身体接
 
触,喜极而泣。
 
    此役,我方阵亡了5人,其中2个男人3个女人;伤了4人。毛人方阵亡了6人,其中4个男人2个女人,也伤了4人。最后,我们一共擒获10个男人,3个女人,以及两个女王,他们都成了我们
 
的俘虏。
 
    这伙被我们围在当中的毛人们,全部蹲下来缩在一起,惊恐万分的样子,不过全都一言不发。只有前女王,她痛哭流涕,絮絮叨叨请求我的原谅。但我很愤怒,因为她害死了我这么多同
 
伴。
 
    我想了N多方法来处置她,可以把她团成一团,然后滚下山去,也就是把她的四肢都塞在一起,整成一个球型,这个工作并不是很复杂,只要力气够大就可以了,大力、饭桶、阿大、阿二
 
都能做到。我也可以把她屁股朝外绑在大树上,然后在上面画上靶子,练习射箭;或者可以把她人肉叉烧包。这些都随我心情,因为这里没有人会告我滥用私刑,而且我说的话每个人都很拥
 
 
    接下来事,就是救治伤员,这个事我已经干过很多次了,是这个经验丰富的赤脚医生。换在之前那个世界,我一定会被抓起来,因为我没有执照,而且用的全是黑药,所谓黑药就是没有
 
商标,没有经过国家检验,还没有标明保质期等等。
 
    我在几个原始妇女的帮助下这些伤号身上涂抹这些黑药,这几个妇女都是最初的护士,起初她们在干这个活的时候,下手都不知道轻重,就象解剥动物的身体和挖植物的根茎那样粗鲁。
 
    原始的妇女都很粗暴,雄性激素比较多,而且身上有大块的肌肉,所以整个身体的线条也比较粗,男人能干的活她们也能干不少,这样就很不好,男人女人的差别就体现不出来。也就说
 
细致一点的活就没人干。如果换是斯巴达克就会很生气,因为他需要的女人是生孩子的,而男人则是用来训练成斗士的,如果女人个个象个斗士,就整天想着打架斗殴,思想集中在凶猛的扑
 
倒和恶毒的摔交,那就不光是生不好孩子的问题了,还会想要男人去生孩子,那样就很糟糕了。
 
    而在我看来,人都需要进化的,那怕是原始人,而女人就必须向着温柔发展。不过这个事情也有一点例外,因为到了我生活的那个年代,女人突然又变得凶悍起来,这种颠倒的反进化现
 
在,让许多人大跌眼镜,不过这已经跟我没关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