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怜的长胳肢窝毛死得如此惨烈不过他救回来两

  我手里拿着“馒头”来到崖壁的边上,眺望着下面的景物,异常兴奋。过去我也这么做过,我和我的朋友爬到岛上最高的山上,从上面往下看。
 
    汽车就象甲克虫,港湾里停着军舰和渔船就象家里玻璃橱里的模型一样大小,还有城市里楼房和建筑物就如同一些横竖摆放的火柴盒,匆匆忙忙的人们象蚂蚁一般在其中爬行。
 
    而从这里看下去则是完全不同的情形,下面是巍巍青山、河流、草原、平原、丘陵,现在还能看见蔚蓝的海平面。「如果能再往上,我就能看到这个世界更加美丽的面貌了。」我这样想
 
着,开始寻找继续向上的道路。
 
    但是这样平和、安静的氛围很快就被打破了,能子突然按耐不住叫唤起来,与此同时远处的巨猿也对着天空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吼叫。
 
    我把头向那个方向扭过去,看到了一只巨鸟。根据它现在的大小和所处的距离来判断,它应该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大的鸟了,它的翅膀展开来,几乎遮云蔽日,如同一架小型
 
    飞机,两只巨爪悬在半空中,好比是起落架。
 
    我第一感觉,那是一只恐龙——翼龙,但随着它越飞越近,我看到它身上的羽毛,是褐色的,并且估算它翅膀长开大约有12~15米的样子,那是一只巨型秃鹫,我通过看到它那圆圆的小脑
 
袋和长脖子,向我们这里俯冲下来。据说这种动物因为脑袋小,所以很傻,碰上任何事物只有一个选择,就是动嘴。这不禁让我胆战心惊,
 
    我眼看着那怪物越飞越近,招呼同伴们都找地方躲起来,可是在个空旷地带根本无处躲藏,而它的目标也不是我们,而是那巨猿一家。成年公巨猿怒吼着,和母巨猿一起,把两只小的挡
 
在身后,准备迎战。
 
    借此机会,我当机立断,带着同伴们往刚刚上来的地方逃去,那里有一边的山谷因为受到了阳光的照射,所以生长了许多树木,虽然是个斜坡,但只要躲进那里面,我想这只怪鸟,就很
 
难伤害到我们了。
 
    当巨秃鹫进攻巨猿的时候,我正带着人头也不回地逃跑,虽然我也想上去帮个忙,但以我们现在的武器,土矛和弓箭,对这凶猛的巨秃鹫很难起到作用,除非是要击中它的要害,但象它
 
这样在空中飞翔,这就太困难了。
 
    我趴在长着高大树木的斜坡上,还能看到战场的一角。巨秃鹫在空中盘旋,然后一个猛子扎下去,向巨猿一家了发动进攻。
 
    巨秃鹫的爪子非常锋利,而且能从它的目光中透着狡猾,我觉得巨猿唯一一个击败它的可能就是,抓住它那跟细小的脖子,把它给拧断。
 
    可惜巨秃鹫根本就不会给它有这个机会,它在空中飞速而下,夹带着巨大的冲击力,却不是正面攻击,而是不断改变角度和方向,不断地在巨猿的身上留下一道道很长的伤口。巨猿的行
 
动太缓慢了,几次反击都击空了,但它还在不断地努力寻找机会,发出阵阵嚎叫,企图震慑对方。而那只母巨猿因为要保护孩子,所以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看着它夫婿的身体不断地被抓开伤
 
口,涌出浓郁鲜血。两只小巨猿害怕极了,它们躲在母巨猿后面,发出恐惧的呜鸣声。
 
    我突然有一种冲动,想要去帮助它们,可在我刚要冲出去的时候,背后的天空中又传来大怪鸟的叫声,我一看之下,把迈出去的步子又缩了回来。「竟然又飞出来一只巨秃鹫。」
 
    这个时候的巨猿已经没有任何胜算了,那只公巨猿也意识到了这点,它嘶哑地喊叫着,然后它的老婆开始护卫着孩子撤退。于此同时另外那只新加入的巨秃鹫不约而同地向着巨猿母子们
 
发动了进攻。
 
    母巨猿驱赶着孩子跑了起来,她把躯体尽量挡在外面,护卫着孩子向我们这里移动,那只秃鹫肆无忌惮地向它发动着进攻。而另一边的战事更加激烈,在公巨猿不断努力下,它终于扯住
 
了一只巨秃鹫的翅膀,将它生生地扯断了开来,那只秃鹫也把巨大而弯钩似得喙戳进了巨猿的胸膛,顿时,羽毛、鲜血、哀鸣、咆哮,集聚在一起。
 
    母巨猿因为要保护孩子,根本无暇分身去回击秃鹫,所以它遭到了非常严重的打击,背部毛发都被翻转了开来,血肉模糊,有些地方甚至都露出了白骨。渐渐地它奔跑的速度慢了下来,
 
我想它已经快支持不住了,但它的孩子们仍然不知所措。母巨猿发出了哀嚎,然后把目光盯着我们这边,似乎是在寻求最后的帮助。
 
    大家帮忙顶下哦! 今晚九点左右再更新一章! 帮忙多点几下! 给偶弄点点击!嘿嘿! 另外推荐一下 泣猫的<蛇魅> 一条小蛇的神秘故事.
 
 第四十一章 巨猿兄弟
 
    这时候,巨猿母子离我们这边大约还有60~70米的距离,但我知道,巨秃鹫的爪子,我们的小身子骨,一下也受不住,会被刺穿身体的。
 
    母巨猿仍在不断地发出悲惨凄厉地叫声,并且用它的躯体尽量挡住它的孩子们,望向我这边,眼神里尽是企求帮助的渴望。
 
    仁慈之心到底还是战胜恐惧,最后我到底还是一咬牙,让大耳留下管着能子,勇敢地带着其他同伴们冲了出去;与此同时,两只小巨猿也在母亲的驱赶下摇晃着身体向我们跑来。
 
    这是一次最没有胜算的战斗了,我们手里物件很难威胁得到飞在空中的巨大秃鹫,不过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把那两只小巨猿带回到树林里躲起来。
 
    眼看着那只秃鹫向着小巨猿扑去,我向它射出了一箭。箭离弦而去,射中了它的一只翅膀,但它还是不改目标地俯冲下去,把其中一只小巨猿直接扑倒在地上,不过,另一只小巨猿快速
 
跑了过来。
 
    饭桶、大嘴和长胳肢窝毛边跑边向巨秃鹫投出了长矛,其中一根矛刺进了它翅膀的根部,这把它激怒了,撇下了小巨猿,大怪鸟咆哮着向饭桶、大嘴和长胳肢窝毛那里扑了过去。
了……
 
    可怜的长胳肢窝毛死得如此惨烈,不过他救回来两头小巨猿,从它们的生理特征来看,还是两个小男孩。
 
    两头小巨猿瑟瑟发抖。我***它们脑袋,能子也学我样,上前抓抓它们的皮毛。然后它们就认亲了,要跟我抱抱,这就让我很为难,从没有跟这么粗大的汉子拥抱过。
 
    但是它们的身体虽然很粗壮,但心灵却跟孩子似的脆弱,所以我没有什么别的办法,只好给它们抱抱。抱完了,发现味道还不坏,象两个巨大的长毛绒玩具。
 
    好在这两个小家伙已经断奶了,要不我得给他们准备20个原始人奶妈,或者种10棵椰子树。算上能子,这个世界已经有3个动物遗孤被我收养了,我决定把它们取名为阿大、阿二。毛发较
 
深的是阿大,毛发浅的是阿二。
 
    这时,我想给它们弄些东西吃,父母双亡的小家伙极需抚慰。但饭桶非常羞愧地跟我表示,他刚才把箩筐解在这里,然后就消失了。
 
    我心想:「这不是废话,铁定是滚到山下谷底里去了!」